《环中国海沉船》
发布时间: 2011-12-12 浏览次数: 823

《环中国海沉船》

吴春明,江西高校出版社2003

 

 

内容简介

中外考古学家在环中国海及邻近水域发现了200多处与中国古代海洋文明史有关的古代沉船,隐藏着多方面、多层面的海洋社会经济史信息。本书作者立足多年从事的海洋考古实践,系统收集这些沉船的中外文资料,结合历史文献综合研究环中国海帆船技术、航路网络与船货经济。通过沉船遗骸本体的历时排比再现中国古代帆船形态与结构的产生、发展的历史过程,从沉船残存属具揭示梯航万国的航海技术,从古代沉船的空间分布规律勾画出中国船家驰骋的海洋商路网络,从船货遗存构成追述生产、集散、流通体系。通过鲜活的考古实物与文献资料相结合,生动展示环中国海独立起源、特色鲜明的海洋文明史。

 

Abstract
This book is intended as a systematic analysis of shipwrecks' investigated from Chinese sea, and those out of Chinese sea but related to maritime culture of ancient China. The reconstruction of history of the junk building, sailing techniques, nautical transportation network and maritime economic indicates the brilliant achievement of ancient Chinese maritime civilization.
As a symbol of maritime social-economic and cultures of ancient China and medium of maritime international transportation, the Chinese sailing junk building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traditions characterized in different kinds of cross section, the flat-shaped tradition of north and the point-shaped tradition of south. Both of two traditions share of a series of creative miracles which brought a prosperous state of maritime social, economic and culture of ancient China. From primitive canoe to large oceangoing freighter with watertight bulkhead structure to separate different compartments, especially the southern tradition junk with sharp point-shaped as V, the shape and framework of ancient Chinese boat had been developed independently before it was replaced by European in 19 century.
The development of navigation techniques had been parallel with that of junk building. These navigation techniques are oar system from single punt pole to complicated sweep and helm, sailing system from immature stage in one-way of favorable wind to perfect stage in winds of anyway and nautical astronomy from constellation observation roughly to celestial survey precisely. Ensuring the development of ancient Chinese maritime social-cultures, they had been products of Chinese intelligence and in the lead of maritime world.
The nautical transportation network shows the dynamic orbit of the changing of ancient Chinese maritime civilization. The ancient Chinese sea routes system had been set mainly in southeastern shoreline and centralized in south-ocean and west-ocean direction. This shipping line system hadn't engaged the western world system centralized in Atlantic ocean before European navigator came to Indian ocean and controlled the Asia-Europe navigation line. In a word, the ancient Chinese maritime social-economic and culture originated by itself back to a distant source and developed a long stream, with a series of distinguishing feature, which had been an important part of maritime civilization system of ancient world.
The ancient economic interaction between southeast China shoreline areas and the foreign states around Chinese sea had been the heart of matter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ancient civilization. The typology and interpretation of cargo remains of shipwrecks bring about a complicate maritime economic system which covers the industry, transportation and oceangoing of Chinese cargo as ceramic, silk, tea, metal item and etc, the import of rare curios, treasure and perfume of foreign countrie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eaports city of southeast China.
The reconstruction of ancient Chinese maritime civilization according to shipwreck remains is a new realm of history and archaeology. As a try of this work, this book is characterized in both the perspective of maritime social-economic history and the methodology of interdisciplinary collaboration. We take it for granted that the maritime civilization of China centralized in southeast shoreline had been independent of agricultural mainland civilization of northern China. We negate that maritime culture was looked down upon as appendix of mainland civilization, nautical network as stretch of the Silk Road on land. The interdisciplinary methodology had been employed. Collaboration of archaeology with history, ethnology, social-cultural anthropology, oceanology and navigation sciences is bestowed on reconstruction of the great history of ancient Chinese maritime civilization.

 

 

 

环中国海沉船

——古代帆船、航路与船货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十五规划项目)

 

总序

致读者

第一章  环中国海捞沉船

  黄海、渤海与日本海沉船大发现

一、震惊中外的新安元代沉船

二、船破绥中三道岗

三、折戟黄海的元军战舰残骸

四、日本海的华船沉址

五、北方沿海的其他沉船

  东海、台海沉船考古

一、东海沿岸连续发现沉船

二、福建港湾的历代沉船

三、澎湖大塭的“将军一号”

惊爆欧洲拍卖会的南海沉宝

一、欧洲人在南海盗捞沉宝

二、中国考古初探南海沉船

三、“环球第一”菲律宾探险

四、泰国湾发现明清沉船群

五、马六甲海峡的中外沉船

探寻沉溺的远东之旅

一、大西洋海底的中国货

二、触礁印度洋的欧美商船

三、太平洋海底的发现

 

第二章  残舟断楫话帆船

  舟船的产生

    一、刳木为舟

    二、独木舟的扩展

  早期海船

        一、汉晋东南船屯惊影

    二、广东船模形态

  大船时代

    一、中古船业回眸

二、四大海船的历史

三、生态船型考古观

四、水密舱的发现

  帆船的衰落

 

第三章  过洋牵星说航技

上古航技钩沉

汉晋航海技术

一、碇、桨、橹、舵的复原

二、风帆技术的成熟

三、望日、月、星宿而进

定量航海时代

  一、爪锚与平衡舵

  二、船行八面风

  三、定量化“指南针法”

四、精确定位的“过洋牵星”

 

第四章  帆影归处寻针路

上古东南航海传统

汉晋四海通商

一、秦汉徐闻、合浦道

二、六朝西、南海离岸航路

三、南北沿岸与海东水路

唐宋四洋诸番水道

一、隋唐广州通海夷道

二、宋元西、南洋诸番水道

三、东洋航路的开辟

四、北洋水域航路

明清亚欧航路网

一、西、南洋航路网络化

二、东洋航路上的拓殖

三、通日入琉

四、北洋沿岸水路

五、亚欧大航路

 

第五章  出水船货论经济

  船货的构成

    一、东南帆船船货

    二、欧美洋船船货

  东南船货的生产与舶出

    一、海洋性陶瓷产销史

    二、丝货与海上丝路

三、船货中的茶叶历史

四、金属物品与钱币的舶出

○“番货的舶来

船货的集散与东南港市

一、汉晋南朝闽粤港市的初创

二、唐宋元东南港市的繁盛

三、明清东南港市的变迁

 

致读者

 

海洋文化的扬帆启航离不开舟船的漂载,原始先民“刳木为舟,剡木为楫”,奠定了人类认识海洋、沟通海陆、谱写多彩海洋文化篇章的主要基础。以东南沿海为中心的中国历代船家,依托尖底破浪与分舱抗沉的浮海巨舶、“船行八面风”与“望日月星宿而进”风帆过洋本领,漂洋过海,远涉惊涛,梯航于西太平洋与印度洋间的广阔水域,创造了享誉世界的环中国海海洋文明史。然而,大海赋予了海洋民族成就辉煌的舞台,也给代代船家带来无限的辛酸与苦难,帆折船破,流风漂溺,葬送了多少海洋英雄的梦想,淹没了多少未竞的英雄史诗,在环中国海的沧海桑田间留下浓重的历史迷雾和深深的缺憾。

为沉船宝藏的神秘所诱惑,古董商、探险家早就垂涎海底,甚至冒着生命的代价潜入海底,探寻海洋中的人文遗产。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寻宝者的冒险多以失败告终。50年多前,法国海军率先发明了自携式水下呼吸器(SCUBA),即现代常规的轻潜技术,为包括沉船考古在内的一切海底探险提供了最基本的保证。从地中海到澳洲,从加勒比到南中国海滨,沉睡海底千百年的各色商船、战舰相继被打捞出水。近30年来,SCUBA技术先后被引入环中国海邻国的水下考古实践,韩国新安元代沉船、日本鹰岛的元军战舰、菲律宾“皇家船长”暗沙的明朝沉船、泰国湾至越南海岸的元明清沉船,……一处处中国和来源于中国的古代沉船沉物相继被打捞出水,大批中国古代瓷器、铜铁金银等流入国外的公私收藏和拍卖市场。尤其是1985年,英国海底探宝家米歇尔·哈彻(Michael Hartcher)在南海南部海域的吉德亚多夹暗礁(Reefs of Geldria's  Droogte)组织打捞了1752年沉没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吉特摩森”(Geldermalsen)号商船,获得大批中国船货,他还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拍卖了其中的15万件精美的青花瓷器和125块金锭。这一事件在我国引起了巨大的震动,社会各界强烈呼吁尽快组织我们国家自身的沉船考古队伍、开展海洋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

1989年,国家文物局委托中国历史博物馆与澳大利亚阿得莱德(Adelaide)大学联合举办第一届水下考古专业人员培训班,11名学员全部获得“国际水下联合会(CMAS)”二星级潜水员证书,当时还是厦门大学考古专业硕士研究生的我也有幸成为这个队伍的一员。10多年来,我们坚持潜水在祖国的南北海疆,从渤海湾的三道岗到黄海海峡上的长岛水域,从闽江口的定海暗礁到南海之滨的浩瀚海洋,完成了10多处古代沉船的水下调查和考古发掘,大批珍贵的沉船遗骸、船货遗物被打捞出水。洗去厚积的泥泞,沾接破碎的裂痕,千百年沉睡不惊的海底沉秘重见天日。

从海底归来,海洋已久久不能忘怀。那些出水的残舟断楫与破碎船货总在默默地倾诉着海洋先民未了的航海心路,诉说着东方海洋文明悠长的历史篇章,探索海洋文明史的冲动在我的心中阵阵涌起。留校工作后,我先后给本科生、研究生中讲授《海洋考古学》,同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张威先生的安排下,也曾为我国第二届水下考古专业人员培训班讲授《海洋考古学理论》。教学工作的需要也迫使我在水下考古实践之外多一些理论的思考,期间我有幸成为母校历史系中国古代史专业的在职博士生,在杨国桢教授指导下学习海洋社会经济史,并将我的博士论文方向选定为沉船考古视野中的环中国海海洋文明,这一课题还成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十五规划第一批资助项目。客观地说,沉船文物与航海历史在学术上并不是什么新的题目,但立足环中国海系统的沉船资料全面阐释中国古代海洋技术与社会经济发展史却没有先例。我的设想是,依托环中国海沉船残骸遗迹所隐藏的多方面、多层面的海洋文明史讯息,通过沉船遗骸本体结构、属具的历时排比再现东方帆船形态发展史和梯航万国的海洋技术史,依据沉船遗迹的空间分布规律探寻“四洋”航路网络源流的历史线索,从船货遗存的时空构成追述腹地生产、港市集散、海外流通并重建东南海洋社会经贸体系。为了重建沉船里的东方海洋文明史,我认真学习、吸收了学术界在相关领域的已有成果,并在以下三个方面作了认真的反思,不妨说是本书主要的心得。

第一,能否摆脱大陆文明中心的学术立场、确立“海洋人文”的学术视野?我国学术界在与沉船、海洋有关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既有泉州后渚、韩国新安等个案沉船性质、时代、航行区域、船货产地等的考证和描述,还有以历史文献为主要依据的区域海交史、港史、海外贸易史与船史等领域的专题讨论,学术成果汗牛充栋,为系统重建东方海洋文明史奠定了基础。然而,由于传统的人文历史学术研究根植于以中原王朝为中心的大陆农耕文明,海洋文明沦为中原看东南的“边疆”环节。以至于,已有与“海洋”有关的个案沉船及专题海交史的研究虽冠以“中国”的名称,几乎又都陷入了大陆性社会文明体系中,站在陆地看海洋,海洋成为陆地的附庸,偏离了海洋与大陆对等的角色,看不到海洋世界的真正价值。试看,唐宋以来发达的航海文化被归功于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北方汉人先进文化的南播,看不到东南海洋人文持久的生态传统;在船史研究上江河航船与远洋帆船混淆一谈,看不到两者相异的人文价值取向;在海交史研究上,“海上丝绸之路”成了陆上的“丝绸之路”的延续,海洋交通成为以北方中原为中心的东西方陆路通道的补充,看不到自史前时代以来源远流长的“善于用舟”的东南海洋人文传统;常见将中原王朝政治体系视为制约海交发展的根本因素,看不到东南民系族体性格中海洋用力的顽强作为与趋向海外的强大动力。因此,我力图从华北中心、大陆中心的阴影中走出,确立文化相对论的立场和东南沿海海洋中心的学术视野,从东南看海洋,从海洋看中国,寻找海洋人文的精彩世界。

第二,以我国东南沿海为中心的环中国海海洋文明是一个向海外用力的文化体系,主要发育于东海、南海及邻近海域,就是人类学概念上的“亚洲地中海文化圈”(即亚、澳大陆间的古代海洋文化)。环中国海海洋文明独立起源、持续演绎、特色鲜明,是东方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近古西方航海家绕过好望角、突入印度洋并控制亚欧航路之前,环中国海船家创造了与西方的地中海、大西洋海洋文明相互并列的东方海洋文明。环中国海海洋文化圈与一般行政区划和传统大陆人文意义上的中国不是同一空间单位,要把握这一海洋人文传统的本质,不能局限于传统的中国学术视野。传统学术太多地受制于中国行政界限,海洋文化圈的全局视野缺失,不能系统地考察古代沉船,更不能准确地把握东方海洋文明的内涵与特征,中外海洋船舶、航海技术、航路网络等领域的跨文化比较研究无从谈起。因此,从古代沉船解读解读海洋人文历史,还应走出中国的地域隔膜,古代沉船的海洋社会人文发展史研究应重视环中国海文化圈的全局。就沉船考古资料来说,时代上不再局限于宋元海船等个案地点,而是从史前到晚近的所有沉船资料,从源流的全程上考察航海帆船发展的全史;空间上确立环中国海的视野,摒弃国别障碍,将中国沿海、海上邻国、环中国海以外海域发现但与海洋中国有关的一切古代沉船资料作为观察对象,力图从全局的角度去把握环中国海海洋文明史的真实内容。

第三,如何走出沉船考古实践中的“见物不见人”?考古学作为历史科学的有机组成部分,她的学术宗旨必须是建立在考古发现基础上的人文历史的学术重建。应该承认,我国考古学界长期存在“见物不见人”的学术弊端,只见古代文物的描述分类而不能“钩沉”文物背后的历史人文,考古学研究中不但缺乏社会人文多学科的整合,就连起码的史学探索氛围都很少见。在古代沉船研究领域,学术界较多停留在对古船及相关的船货资料的描述、分类,而难于联系历史文献资料重建海洋社会经济与人文发展史的跨学科探索。历史学家对文物考古资料也存在巨大的认识障碍,他们鲜有对于考古资料的采借和运用,已有的船史、海交史、海外贸易史等专题研究领域也难于看到真正从古代沉船中“释读”海洋社会经济与人文发展史的篇章。所以,我的希望是通过科际整合的途径让沉船诉说历史,尤其是发挥历史学与考古学整合的学术潜力,从环中国海海洋社会经济史全局的角度诠解古代沉船考古资料,力图从多维的视野观察古代沉船背后隐藏的海洋社会人文发展史。

从环中国古代沉船遗存的角度,探索海洋先民创造的海洋社会、海洋经济、海洋文化、海洋技术等人文遗产,是一项崭新的学术课题。由于自身水平限制,加之我过去的学习、研究实践也主要是我国传统史学、考古学术的氛围中进行的,所以我的研究也是无法完全达到以上三点预期设想的。多年来,我在这个选题上的学习和研究,离不开导师杨国桢教授的悉心指导、启发和朋友们的热情帮助,我也投入了除教学以外几乎所有的工作时间,最终完成了这份不很满意的答卷。付梓之前,原稿被评为福建省优秀博士论文。此时我深有体会环中国海古代沉船与海洋文明史的研究内容丰富、潜力巨大,需要更多同好的关注和参与,我衷心地希望本书能成为注入这一学术浩瀚的一流细水。